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們の广一

广电⒈班,非同⒈般

 
 
 

日志

 
 

从第三遍看《士兵突击》得到的--Discoverer  

2009-03-06 22:37:51|  分类: 青春纪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学期初,给大家看了《士兵突击》,很希望看到大家从中有所收获的文字。其实我也收获不小,自己却迟迟不写,忙不能成为理由吧。

我能教给学生什么?

——从第三遍看《士兵突击》得到的


初为人师半年了,从走上讲台的第一天开始就在思考一个问题:我能教给学生什么?

这个学期刚开始,我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给学生们看了《士兵突击》这个电视剧,就是想让这批刚进大学的孩子们,从一个士兵成长的故事中得到一些启发,获得一些动力,找到生活的意义。每晚都陪着学生们津津有味地观看,虽然这已经是我第三遍看了。和以前不同的是,现在我是以一名教师的身份去再度重温这部让人笑让人哭教人成长的经典影片。慢慢的,我似乎从中得到那个问题的答案。

士兵(或者叫傻兵)许三多从进部队到成为特种兵中的佼佼者,一路上就有四个人可以算得上他的老师,那就是第一个班长老马、第二个班长史今、钢七连连长高城还有老A队长袁朗。

老马曾经是全团最优秀的班长,但在那个几乎与世隔绝无人问津的草原五班,他用一年半的时间颓废了。他不整内务,不出操,整天和几个老兵油子打牌消磨时间,几乎失去了一个军人应该有的一切素质,环境改变了人。新兵蛋子许三多一直坚持勤勉自律,就跟同班战友格格不入了。老马一度想把许三多也教育成他们一样,结果反而被三多执着的行动给教育了。老马后来像自勉一样地提醒其他几个老兵:“别混日子了,小心日子把你们给混了。”如果老马是个老师的话,他对学生是有愧的,无论从业务还是做人他都很难教给学生一点什么,除了消极地适应。当然,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依然为某个信念而坚持确实很难,但并不是不可能。2008年“感动中国人物”中,就有一对在峡谷绝壁上的彝寨小学18年如一日教书育人的夫妇,我想为他们深深地鞠一躬。

史今也是全团最优秀的班长之一,是许三多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恩师,他能教给许三多什么呢?在新兵连,史今教许三多最基本的踢正步,可许三多那时接受能力极差,成了最早现形的“骡子”。无论是在新兵连还是在后来的七连三班,不管许三多是如何拖了集体的后腿,史今永远是第一个站出来为许三多扛下所有非议的人。他永远记得他对许老爷子的承诺,要把许三多这个“龟儿子”带成一个堂堂正正的兵。为了一句承诺可以一直坚守的人,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向他致敬。

高城是有无数光环的钢七连的核心,将门虎子,从起跑点开始就一直优秀。可他从一开始就看不起许三多,多次想把许三多扫地出门,尽管他常常把钢七连的“不抛弃不放弃”挂在嘴边。高城以钢七连为骄傲,以他手下每一个出类拔萃的士兵为骄傲,却不愿意给一个后进的士兵机会。也许他太看重成绩了,甚至是只管结果,而不顾过程以及过程中的每个人。当然,这也算是无可厚非,如果作为一个老师,谁不看重自己学生的成绩呢?

袁朗是特种部队的灵魂人物,他无论作战素养还是思维能力都是一流中的一流,算得上是老师中著名博导教授。但最难得的还是,他是几个老师中唯一称得上伯乐的人,他很早就发现了许三多身上的巨大潜力,以及连吴哲、齐恒这些老A中的精英身上都缺乏的人格力量。袁朗不仅用各种手段将队伍打造成王牌之师,还能从思想上将许三多引导到人生的更高境界。他简直就是一个教育家,教人不得不佩服。

那么,再问“我能教给学生什么”时,首先可以问,我想成为许三多的四位老师里的哪一位呢?答案当然是史今,也只能是史今。

就像当年许老爷子把许三多交给史今交给部队一样,去年九月,一些送孩子来上学的家长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说:“把孩子交给你了,严一点!”那一刻,我第一次深深地感到了作为教师肩上的责任,虽然年龄上我并不比学生们大很多。我知道,这些90前后的孩子离开父母,独自求学,作为任课老师和班主任,我必须给他们指导、关心和帮助,让他们可以少些迷惘,少些弯路,多些快乐,快些成长。

史今的军事水准和高城、袁朗相比,无疑是差了几个档次。而我刚刚学校毕业,初上讲台,绝不敢妄谈水平和风格。我深知要给人一碗自己必须要有一锅,所以我不怕殚精竭虑,不怕夙兴夜寐,只要能让学生多少有所得。

刚刚工作,任务很重,休息很少,但我在繁忙的工作中寻找快乐,从学生一双双求知的眼睛里,一句句感谢的话语中,找寻教师工作的意义。看到校庆晚会上校友们扶着白发苍苍的老师们走上舞台,我万分感动,也在那一刻深深地感到:一个老师的价值,不在于自己的过去,而在于学生的未来。然而,学生的未来一定是他们将来成就什么丰功伟业吗?

史今并不要求许三多取得什么成绩,更不敢相信许三多有朝一日可以成为老A,他只是一直告诉许三多,“好好活着,做意义的事。”这也许正是史今做的最有意义的事。而我,也许怎么努力也顶多只能成为史今,但这也许已经够了;我能教给学生的也许只是还算比较标准的正步,以及“好好活着,做有意义的事”和“不抛弃不放弃”这样的信念,也许这也已经够了。也许不久的将来,他们中的一些人就有可能让高城这样的高人和袁朗这样的大师都刮目相看呢!


2009.3.6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